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六合之星论坛 >

实名举报市委书记的黄鸣到底是个怎样的企业家?


发布日期:2019-09-12 23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实名举报市委书记的黄鸣,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企业家?黄鸣又举报了,这次是还在职的山东省德州市市委书记,他的公司所在辖市的最高官员。更早之前,他不断的揭秘行业潜规则,被称为斗士"

  黄鸣又举报了,这次是还在职的山东省德州市市委书记,他的公司所在辖市的最高官员。更早之前,他不断的揭秘行业潜规则,被称为斗士,也有人说他疯。他就是如此固执,他的微信名叫太痴娃。

  去年过年,我收到了黄鸣的微信新年祝福,说祝福不如说是一段产品推销,他希望他的每一位朋友都成为皇明产品的推销员。我盯着长长的微信看了半天,很是感慨。他的激情,他的固执,他的疯癫,他在地铁里挤在人群中的疲惫,历历在目。最近几年,他很喧嚣,但是他并不做投机的事,单就这一点,他的喧嚣更像一种挣扎,他说,自己有一个蓝天的梦想。也或许,这一切只是为了一个企业的生存。

  这篇文章写在两年前,黄鸣的身边员工告诉我,这不是黄鸣,他人很好,没那么尖锐。另一个跟了他很多年的员工也告诉我,这就是黄鸣,经销商也这么说。我想,他们眼里的黄鸣也是矛盾的吧?一方面敬佩尊敬这个执着正义的企业家,另一方面觉得他太执拗让人心疼。

  上午12点半下飞机,参加完巴黎气候大会回到北京,下午2点到晚上接近8点,一直在见不同的记者,他的高铁8点52从北京南站开,现在,他在17站地铁站外的这间咖啡馆。

  刚刚,我和他谈完最后一个话题关于偶像。三年前,我也同样的问他,他说,“我的偶像就是自己。”眼睛瞪的很圆。三年后,他回答,“我哪来的偶像啊。”

  “乔布斯是一个悲剧人物。理念太前卫不被接受被自己的人赶出公司丢了半条命,后来又请他回来,为了做出好产品,把剩下的半条命也搭进去了。”

  这些年,黄鸣从专做太阳能热水器到做太阳能概念房地产,再到开发太阳能各类生活产品,除了热水器,终究是没有推出一款被社会普遍称赞的爆款产品,反而被质疑。而执着于产品正是乔布斯被称赞的焦点。

  黄鸣并没有看《乔布斯传》,他说自己想都想得出来的。“像的是命运。都是悲剧人物。只是,成王败寇。我做太阳能微排产品比开发个手机开发个系统,更伟大。”他对“商业人物”感慨。

  他拿来稻盛和夫的“阿米巴经营”理论,认为,微信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他的阿米巴,为他推广太阳能产品,甚至招商。他已经在国外留学生里做了实验,巴黎气候大会招募志愿者有500个留学生报名,这些人中有的已经开始开微店卖皇明的产品。

  稻盛和夫的“阿米巴经营”理论是基于牢固的经营哲学和精细的部门独立核算管理,将企业划分为“小集体”,自行制订计划,独立核算,持续自主成长,让每一位员工成为主角,依靠全体智慧和努力完成企业经营目标。

  黄鸣越来越多的拿来主义。他提到华为,提到红领西服,提到IBM,这些和我三年前接触的黄鸣不一样。

  那时候的黄鸣更像一个纯粹而执拗的产品经理,着迷于研发各种新奇的太阳能产品,只要是关于太阳能的他都觉得是微排的,研发出来,他都要申请专利,乐此不疲。甚至,他手下的人也不明白,研发这么多产品申请这么多专利卖不出去不赚钱,干嘛?黄鸣的逻辑是,先研发出来,再琢磨赚钱的问题。他不需要借鉴,他琢磨出来的一切,就是皇明的一切。他认为,这是理所当然的,因为中国的任何一个民营企业的文化都取决于老板是怎样的人。

  三年后,再见到黄鸣,听他一串串的新词,恍惚觉得这种激进的拿来主义的学习方式会让人产生错觉,他和他的皇明要变了?那个激进的黄鸣也要变了?

  自从黄鸣赤字建了太阳谷,IPO受阻,皇明就一直是个缺钱的企业。三年前,他曾经放言,两年做五万个气候改善商城,建设全球太阳能产品采购商城。那时候,PC端的B2C生意已经开始下滑。

  黄鸣自信,他的产品独一无二,没有竞争对手。当然,他只回答产品的问题,关于市场,他从来没有谈过。也不谈。人们质疑他放空话,他不屑于谈。跟他谈市场份额,他觉得你是一个低俗的人。

  他开始接受别人的意见,开发更具有实用价值的太阳能蔬菜棚和太阳能牲口棚等微排产品。黄鸣告诉“商业人物”,在刚刚结束的巴黎气候大会上,“我们大出风头,老外听到我们用太阳能搞蔬菜棚和牲口棚等,觉得很先进,他们没有。”黄鸣给自己的新产品起名“未蔬棚”和“未牲棚”。

  他的微信名叫“太痴娃黄鸣”太阳能痴迷的娃儿。朋友觉得他执着单纯简单的劲头像孩子,所以让他改名叫“娃”。之前,他给自己的风格是,“黄老邪”。

  拎起一个箱子,拽上包,黄鸣左手右手全都是满的。地铁里,他熟练的刷北京公交卡,跑起来比我快。他坚持要坐地铁,公交卡常年揣在兜里。

  眼前,这个身着绿色工作装,半头银发的铿锵老头已经经历了近30年的创业生涯。曾经,他是一个衣食无忧天资聪慧的工程师。

  这一年,黄鸣30岁,在德州当地的石油钻井研究院当高级工程师。有一天,黄鸣鬼使神差的自己研制出了一台太阳能热水器。顺手送给了结婚的亲戚,意外地收到了好评。之后,除了上班,睡觉,黄鸣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琢磨太阳能。靠着自己的聪明,80年代,体制内的黄鸣每年能赚到九万元,那个年代,万元户都是偶像。黄鸣是很多人的偶像。

  黄鸣骨子里是个很执拗的人,也是个很骄傲的人,喜欢标新立异的人。他自食其力,白手起家,创造了一个从没有的领域,这种骄傲感让他产生绝对的优越感。1995年正式下海,黄鸣就自己戴了一顶硕大的帽子,“改变城市,改变世界”。

  2004年,皇明太阳能的品牌价值达51亿元;2007年销售收入近14亿美元,成为全球的太阳王;2006年5月5日,联合国第14次可持续发展大会在纽约召开,300多位各国政要参加。组委会特意邀请了黄鸣,并给他预留了一个最高规格的演讲;2008年12月,经济寒冬里,皇明获得高盛、鼎晖投资两家投资机构近1亿美元的资本注入,堪称经济危机期间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一笔私募股权投资;2010年,世界太阳能大会在黄鸣建造的太阳谷举行,中国一个三线城市来了全球政经要员,轰动小城。

  他迅速的成为“世界名人”,他讲自己如何成为“世界名人”的,毫不掩饰自己在“标新立异”上取得的成果。

  “2014年世界创新大会,组委会要求不能做任何广告,我穿上皇明广告的T恤,戴着一顶很高的厨师帽子,不让我发言,我跳上主席台,用英文喊,这个大会不能开,不能这样开。”

  “前几年,我参加世界级的大会,就骂,骂政府,巴西、美国很多国家都骂,媒体就采访我,后来瑞典首相还真的邀请见我,我说没空,回国了,他后来来中国,还在南京的皇明体验店专门见我”

  黄鸣对此乐比不倦。他说,自己敢打包票的是全世界太阳能领域没人不知道黄鸣,他说他下一个目标是全世界500强CEO都知道黄鸣。

  在国外,黄鸣的这一招数很管用。这些标新立异的出场,加上皇明太阳能热水器和太阳谷的概念,让黄鸣成了名人。但是,国内,这样的黄鸣,不招媒体喜欢。因为他实在是太高调太热血了。

  在我看来,他经常莫名其妙的被调动起狂热的激情。在外界更多不理解他的人看来,太阳谷就是一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例子。另外,他加入了爱国者冯军发起的一个“爱国者国际化联盟”的组织。这是个没有实际效益甚至被媒体认为拿情怀做“忽悠”的民间组织,黄鸣稀里糊涂也被圈进这一类人群。

  晚上20:20,地铁到了新街口站。多停了几十秒,黄鸣着急了,“坏了,这一停不按点,就到不了。”他催地铁,催自己。如果今天走不了,赶明天一早的高铁,到办公室就是十点了,他不想迟到。几十年如一日,他这个老板当的很辛苦。

  他是皇明公司的掌舵人,事无巨细。工作服的设计,他都要挨个看一遍。他说,自己就是个设计师,建筑结构工程设计师。他的工作节奏也像极了一个产品经理。

  2007年,因为认为经销商擅自更换伪劣零件,黄鸣和经销商对立起来,喊出“绝不与经销商共享一片天”。对于生产厂家而言,这是大忌。

  政府推家电下乡,行业纷纷降配置,降价格,适应农村市场,黄鸣坚决抵制。他设定太阳能热水器强制安全标准,成为行业规范,也因此推迟了太阳能下乡时间。

  本来,这些都是赚钱的路子。他执拗地否定了。大多数时候,他把精力放在技术创意上。只要有了创意,他就命令下面的人去开发研究。做不好就发火,搞出名堂来就胡乱一通表扬,经典动作是给上一捶或猛击背部,哈哈大笑,像个孩子。

  他大概也是从来没有考虑过如何艺术地表达自己的管理要求。因为他不必考虑。他已经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产品经理。

  就像现在,他更在意他身上穿的这间工作装,有没有把皇明太阳能的产品都印上去。

  2012年,我在黄鸣的太阳谷住了两天。一个比三星级级别更低的皇明的宾馆。地毯发着霉味,走廊里喊不到服务生,窗外的杂草快要长齐窗口。

  为了举办第四届世界太阳城大会,皇明抽掉老本建了如今的太阳谷。占地3000多亩,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研发基地。会后,这里利用得并不充分,酒店、宾馆、别墅常常寥寥数人。

  开完会,到年底,讨债的人来了,满德州城找不到皇明。为了躲债,黄鸣就住在皇明办公楼旁边的这个发霉的宾馆里。每天有人送餐,他不出门。

  说起太阳谷,他总是很骄傲,瞪圆了眼睛。“没有太阳谷就没有第四届世界太阳城大会,这是我送给政府的一个大礼,多大的礼啊,全世界都知道德州了。”

  “面子也分情况,没有太阳谷就没有世界太阳城大会,这是国家的面子。不过,我现在也开始反思。”

  黄鸣的反思并不在于否定自己,他依然觉得哪怕皇明公司差点死了,也是悲情而壮烈的,是值得讴歌的,是伟大的。因为他觉得自己做的是有意义的,惠及子孙的。

  80后和90后无法体会一个五十年代出生和成长的人的时代情节。或许,他真的就是这样的人,表达的也是他最真实的想法,仅此而已。

  国外出差,他从来不买商务舱,二十多年了,全是经济舱,一上飞机就睡觉,五分钟酣睡,他觉得挺好。他也很多年不置办西装了,上班、下班、参加会议、出国,全都穿着工作服。看上去,他只有两件衣服,夏天是印满皇明广告的白T恤,冬天是印满皇明广告的绿夹克。但是,一旦被激起他认为的强烈的自尊,他就会像一个厮杀的战士,不顾一切去完成目标,不管这个目标是不是面子工程,是不是有商业价值。

  地铁到了西单。黄鸣又问我一遍,“几点了?” “8:31”“两分钟一站,8分钟。五分钟提前检票,有8分钟。”黄鸣又算了一遍时间,还是八分钟空余,“下车就狂奔。”他自言自语,然后朝我嘿嘿一笑。

  他开始确定每一样东西都在身边,数了箱子,看了手机,塞好衣服。他习惯了自己搞定一切,出差不带助理,不带司机,甚至不打车。他一年穿无数件长得一样的工作服。紧挨着坐,我扭头可以清晰的看到黄鸣的白头发。这比三年前见他更多了。

  没有周末,没有假期,早到晚走。实在累了,他就去踢球,玩命的跑,把全部体力全部跑光。每一次踢球都留下一腿青紫。有两次摔到头,片刻失忆,爬起来,晃晃,又好了。

  三年前,我在德州太阳谷见过黄鸣踢球,他瞪圆了眼,狂奔,半场球一直在跑。这是个57岁的老头。我问他,“你吃得消么?”

  黄鸣告诉“商业人物”,他准备干到80岁。前段时间做了详细体检,指标都很好。唯独心脏跳得慢,一分钟40下,医生对他说,你如果是个运动员这也正常。黄鸣放了心。

  黄鸣和他的皇明太阳能急转直下是在2012年。那一年,他是媒体的焦点。媒体聚焦“黄鸣和出事的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是儿女亲家”、“黄鸣建太阳谷的地价低于市价三分之一”、“企业主业务销售量下滑”、“圈地做房地产”、“太阳谷是空城”、“IPO受阻”黄鸣手下专门统计了这些“负面”报道的篇数和被转载量,多达几十万篇。

  黄鸣表现出了肆无忌惮的反抗,他骂《南方周末》,他约架马化腾,他谴责网易新闻诋毁他,他又掐架潘石屹说soho的房子都是垃圾,他举报同行上市公司日出东方造假骗补贴

  三年后,他再去想2012年那个夏天,“就是你死我活,我如果不那么做,皇明就死了,黄鸣也不是现在的黄鸣。”

  那时,我和他手下的人聊天,“你们黄总就像个好斗的公鸡。”对方哈哈大笑,“我们平时都可以喊他老头的,平时不这样,挺和善的。”

  文艺复兴时期塞万提斯笔下的这个不朽形象提着刀,骑着马。这个滑稽可笑的疯骑士,既可笑又可爱的老好人,令人敬佩和同情的落难英雄,失去了现实感的主观主义者。他是代表信仰的理想主义者,执着的学者,崇高的疯子,不屈不挠地为理想奋斗的勇士,坚定的人文主义战士

  晚上8:44,地铁停在北京南站。黄鸣挤在门口,忽然回过头来,冲着我笑,眼睛再也不是瞪圆的。然后拖上四件行李,钻进火车站。

  《北平无战事》里方孟敖背诵着《堂吉诃德》里的语段,“我的丰功伟绩它值得浇筑在青铜器上,铭刻于大理石上,镌与木板上,永世长存,永世长存。等我的这些事迹在世上流传之时,幸福之年代与幸福之世纪,亦即到来。”

  黄鸣素来富有争议,这一方面缘自他的性格,执拗得近乎偏执,也缘于他做的事情,宏大而超越想象。事情一旦超越了想象,75hk.net。就容易使人恐惧和怀疑。所以,当皇明上市失败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“日出东方”(SH.603366)却成功IPO之后,黄鸣几乎陷入了“墙倒众人推”的窘境。

  巨挫最能检验企业家成色。今天的黄鸣,已非往日。他恢复了一个创业者的本色,虽然依旧偏执,但我们却看到了一个朴实的、脚踏实地的创业企业家。

  经济学家熊彼特曾经将“首创精神”、“成功欲”、“甘冒风险”、“精明理智和敏捷”以及“事业心”定义为“企业家精神”。在黄鸣身上,我们看到了“企业家精神”的影子。巨挫之后,这些东西更显弥足珍贵。我们祝福黄鸣。

六合之星论坛  |   www.740550.com  |  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  |   诸葛亮心水097788  |   凤凰神算论坛34166  |   5496.cc  |   www.4965.cc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